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北京亦庄已成为“翘楚”企业

    工程测量、灾害预警、手机导航、精准农业……一项项卫星遥感导航的应用已经渗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然而,卫星信号穿越层层阻隔抵达地面时,不可避免将产生偏差,如何实现误差最小化是个重要问题。
  位于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北京亦庄)的合众思壮科技有限公司给出了自己的答案。4月12日,我们在参观公司展厅时看到,一个基于北斗导航系统覆盖全球运营的高精度信息增强服务系统已经在多个行业得到应用。董事长郭信平表示,“通过系统对卫星信号进行增强,目前已经可以达到厘米级的精度。”
  合众思壮的探索不断刷新“中国精度”,成为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众多“高精尖”企业的一个缩影。自北京建设全国科技创新中心以来,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作为主平台“三城一区”中的“一区”,承担的首要任务是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成果转化承载区,打造“高精尖”产业经济主阵地。去年,北京亦庄对北京全市工业总产值增长贡献率达50.8%。今年一季度,北京亦庄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机器人和智能制造、生物技术和大健康、高端汽车及新能源智能汽车四大主导产业产值继续保持两位数增长。
  北京亦庄是如何围绕产业链打造创新链的?这里的“高精尖”有何特点?
  80多家世界500强企业落户
  在北京,有这样一个区域:按工业用地计算,2018年地均工业产值237亿元/平方公里,远超全市平均水平,汇聚了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2万多家企业,其中包括80多家世界500强企业投资的120多个项目。这里拥有先进的显示技术研发中心、最大的重组蛋白库、首张用于临床诊断的致聋基因检测芯片、全国第一条8.5代液晶显示生产线、全国第一条12英寸芯片生产线、全国首个全人源化抗体新药……
  这一串串骄人数字是位于北京市东南部的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北京亦庄)创造的,该开发区于1991年8月由北京市委、市政府决定筹建。2018年,北京亦庄生产总值完成1509.5亿元,同比增长10.6%,增速居北京市第一。
  近日,博奥晶典自主研发的乙型肝炎病毒(HBV)基因分型和耐药突变位点检测试剂盒(微阵列芯片法)获得国家医疗器械注册证,为临床一线提供了乙型肝炎精准诊疗新利器。博奥晶典走在了生物医药与大健康产业的前列,而生物医药与大健康产业属于北京亦庄四大主导产业之一。此外,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高端汽车与新能源汽车产业、智能装备与机器人产业也是这里的主导产业。
  如今,北京亦庄已成为“翘楚”企业的孵化基地。开发区共有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近千家,拥有国家级、市级研发机构超过220家。
  作为北京建设全国科技创新中心的翘楚,北京亦庄在今年又一次迎来“开门红”。一季度,开发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403.9亿元,继续保持两位数增长;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工业总产值995.2亿元,同比增长10.2%,自2016年12月以来连续25个月保持两位数增长。
  光环之下,是开发区聚焦“高精尖”,瞄准国家战略、苦练科技成果转化硬功、坚持绿色发展的特色发展路径,用实实在在的行动为建设全国科技创新中心添动力、增活力。
  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有关负责人向本报介绍,围绕北京建设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总体要求,开发区的发展目标是:到2020年拥有4个千亿级产业集群,10家百亿级企业,20个国家、市级技术创新中心,80家创新型企业,一批重大项目落地。永定河是首都北京的母亲河,从北京市西南部自北向南流过,著名的卢沟桥就横跨在永定河上。然而,如此重要的一条河流,近期却被曝光在河道内存在不少工厂、高尔夫球场等违建,不仅影响河道的水源涵养,也对雨季的泄洪形成隐患。
  断流的母亲河
  从卢沟桥往南,沿永定河下行大约六七公里处,北京轨道交通房山线自东向西横跨永定河而过,每隔几分钟,就有一列地铁列车隆隆驶过。
  平常的永定河几乎完全干涸断流,只有中心河道的个别坑塘存有少量的水。而近期永定河上游的水库正在放水,中心河道的水明显多了起来,“水位涨的快,采砂形成的坑塘都填满了,昨天还能看见那辆自行车,今天只露着一个脚蹬了”,附近一位工人告诉记者。
  (中心河道水位上涨)
  永定河中心河道的两侧是平坦的、宽度达数百米的河床,河床东侧边缘,是一条自北向南、几乎和永定河平行走向的河堤公路,名为左堤路。经津云新闻记者实地探访,被曝光的永定河河道违建,大多数都建在堤坝内侧的、平坦的河床上。
  占据河床的厂房和平房
  在地铁房山线北侧不远的河床上,纵横排列着一片厂房和平房,四周是茂密的人工林,不时有大小车辆驶下堤坝,进入厂房区。在此地打工的老李来自山东,他告诉记者,“原来这里的厂子可多了,有养牛场、养鸽场,工人很多,现在很多都关闭了,只有少数几家还在干着”。
  记者在厂房区走访发现,不少厂子大门紧闭,厂房里面静悄悄的,没有运转的迹象。夜间,一家电器厂仍旧灯火通明,目前仍有六七十名工人在工作。据悉,卢沟桥农场二十余名管护人员的住所也在此处的平房区,他们主要的工作是养护周边上千亩人工林。
  据悉,北京当地计划在此处建造一座滨河公园,工程项目部已经建设就绪,记者在现场看到不少工人正在砍伐林木,并不时有车辆将木材运出河床区域。
  除了厂房密集的地铁线北侧河床,在南侧,记者同样发现了一些散落的建筑。在一处标有“水井重地”的平房外,一块地被圈起来用作养殖,很远就能闻见一股浓重的腥臭味。
  一位正在清理木材的工人表示,“原来这里的房子很多,很多都在去年清理掉了。”
  而在一处距离中心河道仅百余米的河床上,一个活动钢板房正在搭建,项目负责人表示将用作绿化工作的指挥部。紧邻钢板房的是一家桶装水厂,记者赶到时,一辆货运车辆正在装货。
  (左侧为桶装水厂 远端正在搭建活动板房)
  是否影响汛期行洪?
  这么多星罗棋布的平房和厂房,是否会影响河道的行洪能力?是否会在雨季带来安全隐患?津云新闻记者走访了多位当地群众。
  “严格点说,只要是河堤(左堤路)里边的,都应该是违法建筑,但这么些年了,永定河也没什么水,大家也就都没觉得有什么危险”,老李说。
  记者发现,在河床东缘的堤坝外侧,就是密集的村庄和北京五环公路,村庄的房顶几乎和堤坝的路面齐平,如果遇到特大洪水,堤坝内侧的几百米河床,将成为仅有的缓冲区,而洪水一旦越过左堤路,后果将不堪设想。
  在桶装水厂工作的一名当地村民告诉记者,他记忆中,只是在“很老的年代”里发过很大的水,他记得那次水漫过了堤坝,“那时候上游没有水库,各方面用水量也不大,水大,但近几十年来,还没见过河里水上到河床上来过,还常常断流呢!”
  而记者观察发现,目前中心河道的水位虽然略有上涨,但和河床的垂直高差仍有至少十余米,“上游再放水,也到不了河床上来,要想上来,那得是721那样的大雨”,经常到水边玩耍的一位工人告诉记者。2012年7月21日,北京特大暴雨导致数十人遇难。
  记者获悉,为治理、管护好永定河,北京市在相关河段实行了从市到村的多级河长制,管护目标为“实现周边无垃圾渣土、无违法排污、无新增违法建设”。
  “无新增违法建设”的表述,似乎给存量违建的继续存活开了绿灯。
  对于目前在上述河段河床上的残留“违法建设”,当地将采取怎样的治理办法,如何平衡河道治理和城市建设,津云新闻将继续保持关注。